Category Archives: 黃瓊芳的兩億

黃瓊芳的記憶與回憶

珍藏的回憶

在加拿大逗留了一天,永華交給我瓊芳整理好的舊信件,有整整一個小箱子。記得瓊芳曾說,這是她最珍貴的財富。沒想到她真的把這些信件如瑰寶般珍藏。從到達難民營,我給她的信以至移民加拿大Kamploops,Calgary,到洛杉機,回到多倫多,再定居溫哥華。。。這其中經歷多少變遷,多少坎坷,而這些信件竟是安然[......]

繼續閱讀

送別瓊芳。。。

瓊芳自幼活潑聰明,善解人意, 而且個性開朗, 樂於助人。 深得師長的賞識, 更得同學友好的愛戴。。。她真誠的態度, 喜樂的精神給她身邊的所有人都帶來難忘的歡笑。而她堅強抗病的毅力,教所有認識她的人都衷心的為她祝福禱告。。。走過的歲月裡, 太多太多令人緬懷的時刻,太多太多的歡樂凝聚。她豐富了我們的人生[......]

繼續閱讀

兩億

攜手走過許多日子﹐ 到最後還是要離開﹗ 既使要分別﹐ 我仍衷心感謝你﹗ 認識你﹐不多不少﹐ 讓我總共賺了兩億﹗ 哦﹐兩億﹗那裡。。。 一億﹐是真實的記憶。 一億﹐是永遠的回憶。 附註﹕這是瓊芳生前最喜歡的其中之一首詩。

生命戰士

01/23/07 半夜手機響起,一聽到永華的聲音,心裡一沉,他說:“碧雲,瓊芳走了“。 我只平靜的問“在家裡?幾點?“ 因為昨晚剛通過電話。我肯定這是突發的。正如你所期望的--要離開也要瀟洒一點!我超平靜的接受了這個震撼的消息。 瓊芳,想到你如願的瀟洒走了,把肉体上的痛楚,精神上的折磨都解脫了[......]

繼續閱讀

隕落

憶瓊芳(一) 邂逅相逢成莫逆 三十餘年彷昨昔 細水潺潺緣未盡 心頭瀝瀝情相憶! 憶瓊芳 (二) 訪故宮西湖泛舟 攀長城烽台競走 結伴同遊賞夙愿 頑疾當前又何愁! 憶瓊芳(三) 瀟洒人生走一遭 遍洒歡笑娛友好 感恩惜緣心戚戚 片片心香誠禱告![......]

繼續閱讀

Deep sorrow for Kin-Fong pass away

瓊芳去世真是一個震憾的消息,相信每一位同學都感到傷心難過,平時嘻哈大笑的瓊芳,竟然一聲不響地永別了,一時很令人難以接受。她在羅省時有和我通了一次電話,告知我她病情相當嚴重,癌細胞己經擴散到其他地方,傳統的治療已不能見效,而需要另類治療。談話中仍顯得十分樂觀及堅強,還幽默地描述她拍照時如何巧妙地擺甫士[......]

繼續閱讀

由*MRI 的聯想---与瓊芳共讀

自以為是的權威, 那擴充磁片上的漆黑, 宣示詛咒訊息的威力... 模糊,精准,難以洞悉. 漆黑的磁片啊! 別以為你無情的冷漠, 可熄滅我熱情的心火. 這是一場枉然的游戲。 在你冰冷的世界里, 何曾見過暖和的爐薪。 在你漆黑的視野中, 何曾触過關怀的溫馨。 我敞開胸怀, 接[......]

繼續閱讀

迎向海風的默想—記 09/23/2005 一天游

瓊芳,永華三藩市停留一天, 約得慧屏, 鄧銀等人瀟瀟洒洒的游覽一整天,不亦悅乎!匆匆一游, 逛漁人碼頭, 坐海灣大橋的游輪, 享受三藩市和煦的陽光。 雖然時間是那么短促但相聚的歡愉卻難能可貴。 所謂“偷得浮生半日閑。” 我們這几位“大忙人“在這么奢侈的工作天, 可以悠哉游哉的逛一天, 真個是不容易![......]

繼續閱讀

祝福瓊芳

你是我最想祝福的同學,那天在電話中告知身染頑疾,正在治療中,我感到很難過,並不是因它難醫治,而是感到你要面對的辛苦過程。 雖然你用了樂觀的語氣,還瀟洒地形容自己如何擺甫士,讓人不能察覺你的眼睛的異樣,我還是感到你那份無奈。 最近的醫療的進展如何,用另類療法的阿樂能改善你的情況嗎? 我們除了關心[......]

繼續閱讀

哀悼黃瓊芳

親愛的朋友們﹐ 我們的好友---黃瓊芳在今天凌晨兩點時刻與世長辭了。 她終於擺脫了這些年來一直與癌魔搏鬥的痛苦。 雖然我們對這位好友的突然不告而別感到驚慌﹐感到婉惜﹗但我們也為了瓊芳終於得到了身體痛楚難熬的解脫﹐而希望她在天國的一方永遠得到安息﹗ 以下是瓊芳臨終前給好友張碧雲的一封信裡提到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