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生命鬥士

The brave soldier: anh Liêm

〈生命鬥士〉告別儀式

余守廉走了的這幾天我的心裡還是很難過﹐明明知道對於一位長年累月躺在病床上行動不便的“他”是一種“解脫”但還是很「捨不得」。 在祭堂上 chị Dung 憂傷悲哀的對我說﹕chị thích anh ấy còn sống dù cho chị có phải mệt nhộc đến đâu đi[......]

繼續閱讀

〈生命鬥士〉我的好哥兒

余守廉走了。靜悄悄地﹐一聲不響的走了! 他走得很突然。Chi Dung說他兩天前不適開始靠氧氣幫助呼吸﹐我昨天下了班六點鐘趕到療養院﹐余守廉已經於四點三十分斷氣, 走的時候很平靜。Chi Dung﹐他的兒子﹐余老太太和兩位弟弟﹐弟婦都在場。病床上蓋了一層白布輕輕地掩蓋住他整個身體。我說想看看余守廉的[......]

繼續閱讀

〈生命鬥士〉余守廉的近況

看到鵬恆社最新貼上關於余守廉的通告一則﹐很是感動。趁此機會也想在動身旅遊越南之前寫一寫關於我所知道的余守廉近況。 余守廉手機已經換了新號碼﹕510-326-1136 療養所還是原來的地址只是換了新的名字﹕Windsor Healthcare center 地址是﹕2919 Fruitval[......]

繼續閱讀

〈生命鬥士〉友情可貴

參加樹人春節聯歡晚會後的第二天早上在林肯禮堂的餞行餐會上鵬恆社的班長: 陳智 把我拉到一邊由口袋裡掏出兩張一百塊美金囑咐我幫轉交給余守廉。 今早和小妹冒著風雨驅車前往 Oakland 療養所。才不見幾個月余學長消瘦了許多﹐他的記憶力也消退了。 以前一看到我立刻認得出來還叫出名字﹐現在余守廉還是[......]

繼續閱讀

〈生命鬥士〉溫馨的一天

將近一個月沒去探望余學長。 前幾天陳年益大哥由 Maryland 探親回來在電郵裡說﹕李素英學姐有托他帶回來一件德州 t-shirt 送給我。我跟年益大哥說就請他帶去余學長那兒吧。反正我也想去看望一下余學長。 兩個禮拜前余學長有電話給我但被missed掉﹐之後也忘了給他回話。今天一來到余學長立[......]

繼續閱讀

〈生命鬥士〉余守廉家作客

余守廉現在每個週末都回家和家人共處一天,數天前收到余的短訊請我和年益大哥去他家裡用飯。我現在都學chị Dung叫余守廉anh Liêm, 他的住家離療養院很近開車不到十分鐘車程。 與年益大哥約好在 Bart station 會合兩個登門拜訪anh Liêm, chị Dung; 相處了將近兩[......]

繼續閱讀

〈生命鬥士〉健康就是福

此次去探望余學長看到一些病患者的無助讓我覺得人生最大的幸福莫過于擁有了健康的身體。年益大哥語重心長的說﹕病痛不是我們每個人都可以自己控制得了的。 來到療養所時陳大哥已經在那兒陪了anh Liem一個時辰。我嚷著肚子餓陳大哥慢條斯理的將他買來的banh mi Ga切開一半擺在紙碟上外加了一罐甜豆[......]

繼續閱讀

編者的話

這一特輯一出之後﹐得到許多樹人校友們的響應﹕我在此特別感謝大家在繁忙生活裡還伸出了友誼的手。 在這裡我特別要感謝的是我姐夫潘家隆。他默默在背後幫我聯絡余家還不時的收集和提供資料。我和韶華第一次去探望余學長是經過姐夫的通知所以可以和余太太碰面長聊。 我也不忘了謝謝陳年益大哥幾乎每個禮拜風雨[......]

繼續閱讀

碧姬的話

慧屏: 妳的熱情和愛心感動著我們, 自從知悉守廉同學的健康狀況後, 心裡除了想去探望他, 也常為他祈禱! 希望他能以堅強的信念活出美好的每一天! ----- Fight Back! 那晚守廉的雙眼一直綻放出愉悅的亮光, 臉上露出很幸福的神情! 他那樂觀的性格和開朗的笑聲洋溢著整個病房, 由於[......]

繼續閱讀

不速之客

下班回家途中電話鈴響﹐在電話那頭傳來了碧姬親切的聲音﹕慧屏﹐我想去探望余守廉可不可以帶我去一趟﹖我毫不猶豫的回答﹕可以呀。今晚電郵給我妳住的地址明天下了班我過去接妳。就這樣第二天傍晚我們就來到奧克蘭療養院成了余學長最受歡迎的「不速之客」。 以下是兩位志同道合的樹人繪畫天才的對話﹕ 潘﹕[......]

繼續閱讀

三訪奧克蘭

再次探訪余學長還帶了小妹同行要她在車裡等。自己拿著手上剛買來的越南粉卷和兩杯甜甘蔗(Nước mia Bạch Đằng )再加一瓶後院摘來的玫瑰花﹐腳步輕快的走進了奧克蘭療養所。 踏進病房余學長還在熟睡。我安靜的站在旁邊看了很久﹐打量著以前高大健壯身材和生了病後體弱瘦小的余學長就有點憐憫。唉[......]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