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如歌:我在鳴遠的日子。。。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歲月如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of views: 1,609 views

說起我在鳴遠上課其實並不是很“偶然”的事。那時候家裡做五金生意父親每隔兩三個月就得去西堤辦貨﹐久而久之認識了當地的一些華僑商家。黎家就是其中的一家。那時候很流行交換子女寄宿的習慣﹐黎家大叔寄了黎十三(在家排名第13)還有黎二叔的大兒子在我家上當地有名的一所法文學校。也因為黎二叔不斷的游說父親終於首肯答應給我下西堤去依照黎二叔的意思就這樣白天在鳴遠上高中。晚上就寄宿在黎二叔家裡。

上課的第一學年碰到了一位很嚴厲的體育老師﹐他的名字叫黎景光大家背後都叫他Cà-ri-dê。當年因為裙子長度高過學校規定不能超過膝蓋三公分而違規在校門進口處被罰站了個多小時。後來進了學校女籃隊和黎老師開始熟練了起來就是裙子再短也不再被罰站了。萬萬沒想到原來黎景光老師也曾經在樹人上過課的樹人學長。

我在鳴遠高中後兩年的體育課都由劉穆教練擔任體育老師﹐劉教練當時是文莊男女籃隊的總教練。碰巧當時走了好幾位球員所以順理成章的就把鳴遠女籃隊裡的張碧雲﹐黃瓊芳﹐吳月蓮﹐和我給帶進了文莊籃球隊裡去。

鳴遠高中當時合計有三班分別為﹕忠孝仁。高一的學生很多是由鄰近的鄉下城市上完初中後陸續慕名而來報名上課的外地子弟。我剛進鳴遠上高一的時候是給編在高一愛班。那時候初中的還有﹕忠 孝 仁 愛 信 義 和 平 誠 正 修 齊 治 一共13班之多。

在鳴遠上課給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教英文的女老師﹐她原名叫譚美玲當時大家背後都管她叫bà Tám。每次一進課室班長叫起立的時候大家站了起來。bà Tám就揮手示意我們坐下﹐她每次都用她的標準廣東英文說﹕sit down。大家都以為她叫“熄燈”﹐笑得我們前翻後仰的。我也不忘了教數學常常手上拿了一根長鞭子戴副黑邊近視眼鏡的林老師﹐每次考試不及格的學生都躲不過她狠狠的鞭打。還有走路一拐一拐教法文的越南女老師﹐我忘了她的名字。最不能忘記的是高三那年由台灣回來了一位教我們國文的李樹恆老師﹐我最喜歡上他的課了。不過後來聽說他被暗殺身亡。真實的情況各有各的說法﹐有的說他是台灣派回來以教員掩護身份的特派專員被中共特務人員取決了性命的。最能啟發我的是教我們公民的林副校長了。有一次考公民課他在我的考卷上批了一句﹕

“讀書是要靠自己的理解力而不是靠死讀書。妳做到了。好好努力﹗”

我當時在回答他的一個考題裡沒有依照課文一個一個字來寫而是自己對問題的結論作出了答案。就是到了現在還是覺得林副校長說的話對極了。

人生最快樂的時光莫過于是當學生的時期了。我在西堤三年學會了當地的廣東話也渡過了我少女情懷總是詩的美好時光。以下是由和我在鳴遠同窗三年又坐在我隔壁後來又成了樹人鵬恆社班媳婦的同學提供的一些舊照片。。。

喔﹐給我說那個甜蜜的老故事﹐往事難忘不能忘﹗

#1: 由左﹕曾夢荃 張月嬌 霍玉玲 顏美玉 洗艷影 江燕瓊 郭瑞意 趙慧屏。

#2: 鳴遠孝班女生﹕左﹕霍玉玲 蘇彩蘭 江燕瓊 郭瑞意 趙慧屏

#3: 鳴遠孝班女生﹕前左﹕馬愛新 蘇彩蘭 江燕瓊  郭瑞意 趙慧屏
後左﹕ 霍玉玲 張玉葉

#4: 顏志福(高三孝班長) 黃有勝 XXX 趙慧屏 張月嬌 曾夢荃 郭瑞意 顏美玉 洗艷影

#5:


#6: 左前排﹕馬愛新 江燕瓊 霍玉玲 郭瑞意
左中排﹕韓陸定 潘松 蘇彩蘭 張玉葉 趙慧屏
左後排﹕葉世東 梁啟智 陳忠正 文衍志 鄭意瑞

註: 對不起﹐編者一時想不起最後一張照片後排右二和右一的孝班男生。如有誰還記得這兩位男生的名字﹐請留言補充。謝謝﹗

Pam 03/29/201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